杜甫与唐诗的格律之美

杜甫与唐诗的格律之美
预览:

杜甫与唐诗的格律之美

格律诗是“带着镣铐的舞蹈” 。不带这一镣铐,就不是格律诗,而是别的艺术品种了, 但如果带上镣铐却没有跳好舞, 那就不成为艺术, 或不成为高明的艺术了。 对于中国古代诗 歌来说,杜甫是这样的一位大师——他在格律许可的条件下,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这些规律, 跳出了丰富多彩、精美绝伦的“舞蹈” 。

格律对于杜甫,不是镣铐而是道具。他像一个高明的魔术师,娴熟地挥舞着这一道具, 演出了一幕幕生动的活剧。 他甚至还对这一道具即格律本身进行了有意识的更新改造, 从而 达到了某种特殊的艺术效果。可以这样说,只有杜甫,才真正地从成为格律的主人。他的诗 作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创造——格律成就了诗人的伟大,而诗人创造了格律的完美。

中国古典诗歌的格律之美

诗的格律, 就是形式方面的规则。 掌握了这些规则, 我们不但可以分析一首格律诗在形 式方面的特点, 感受其形式之美, 还可以根据这些规则学习创作格律诗。 格律诗的主要规则, 概括地说,有三个方面:

一、篇章结构方面的规则,主要是:

篇有定句—— 8 句(律诗)或 4 句(绝句)

句有定字——每句 7 字或 5字

对于律诗和绝句这两种格律诗来说来说, 这一规定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, 一句一字不能 多,当然也不能少。 (也有每篇超过 8句的律诗,叫做“排律” ,不常见,也有每句 6字的 律诗,叫做“六言律” ,也不常见。 )

为什么格律诗要定句定字呢?换句话说, 定句定字在文艺美学上有什么意义呢?我们知 道,美感包括两个要素:自由和规则。古体诗比较自由,但规则不够。古体诗当然也能够给 我们以美感,但美感是主客体互动的结果,古体诗读得多了, 听得多了,我们对美的敏感程 度就会降低。 而后起的格律诗既有一定的规则, 也有一定的自由, 读起来唱起来听起来和古 体诗有一定的差别,这就可以给我们以新鲜的美感。

二、语言修辞方面的规则,主要是

韵有定格——主要包括两方面的规则:一、 偶数句押平声韵, 首句可入韵, 也可不入韵。 二、必须押同一平声韵部所属的字,一韵到底,不可换韵。

律诗必须对仗——律诗 8句,可分为四个单元。每一单元叫做“一联” ,八句四联,分 别称“首、颔、颈、尾” 。其中颔、颈必须对仗,首、尾可对可不对。对仗,就是一联的两 句之间,必须在平仄、词性、结构、意义等方面“相对” ,即平仄相反,词性相同,结构相 近,意义有变化。绝句可用对仗,也可不用。

律诗为什只押平声韵而且不能换韵?这也可能是出于三个原因:一是可以和平仄通押且

第1页/共8页 下一页>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