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汉语

古代汉语
文本预览:

第一讲 词类活用

汉语词类的划分,基本上是古今相承的。古代汉语的词类,也可以划分为实词和虚词两类。实词主要有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、代词、数词,虚词主要有副词、介词、连词、语气词。各类词的基本功能(在句子中充当的成份),也是古今大致相同。例如名词经常用作主语、宾语、定语,动词经常用作谓语,形容词经常用作定语、谓语、状语,副词经常用作状语,等等。当然,同一类词中的具体成员,有的相沿不变,例如“人、手、山、水”等基本词,古今名词;有的则发生了程度不同的新陈代谢,例如代词、介词和语气词。尽管如此,某一个具体的词在古今汉语的不同历史平面中所属的具体词类,还是比较固定的。 但是,在古代汉语,尤其是上古汉语里,有些词可以按照一定的表达习惯而灵活运用,在句子中临时改变它的词性和基本功能。例如《左传·鞌之战》:“从左右,皆肘之。”句中的“肘”是胳膊肘,名词,这里却临时充当动词,作谓语,带宾语“之”,是“用肘撞”的意思。这种现象,就叫“词类活用”。词类活用现象在现代汉语中也存在(如“铁了心”中的“铁”,是名词活用为动词),但是远不及古代汉语那样常见。

讨论词类活用,首先要把它与兼类现象加以区别。所谓“兼类”,就是一个词兼有不同词类的语法功能,这些功能的表现,是经常而不是临时的,因而这个词同时兼属不同的词类。古今汉语都存在词的兼类现象。相对地说,活用则是在一定的条件下,即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临时表现出来的某种功能。从理论上很容易明白,但具体到某个句子中的某个词的用法时有时较难鉴别,不过,在一般情况下的词类活用现象,是可以明确识别的。

词类活用主要针对实词而言。古汉语中的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、数词,都可以活用为其他词类。

一、动词的活用

(一)不及物动词的使动用法

所谓“使动用法”,是指谓语动词具有使宾语怎么样的意思。不及物动词本来不带宾语;如果带上宾语时,一般是用作使动,表示主语使宾语发生该动词所表示的动作或行为。例如:

1、庄公寤生,惊姜氏。(《左传•郑伯克段于鄢》)

2、项伯杀人,臣活之。(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)

3、焉用亡郑以陪邻?(《左传·僖公三十年》)

4、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?(《论语•先进》)

5、故远人不服,则修文德以来之。(《论语•季子》)

6、公曰:“良医也。”厚为之礼而归之。(《左传•晋侯梦大厲》)

(二)及物动词的使动用法

古代汉语中,及物动词也可以用作使动,只是较为少见。及物动词本来就带宾语,在形式上和用作使动没有区别;区别只在意义上。例如:

1、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。(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)

2、会论虞常,欲因此时降武。(《汉书•苏武传》

3、饮余马于咸池,总余辔于扶桑。(《离骚》)

4、问其病,曰:“不食三日矣。”食之。(《左传宣公二年》)

5、晋侯饮赵盾酒。(《左传宣公二年》)

7、欲辟土地,朝秦楚。(《孟子•梁惠王》)

8、止子路宿,杀鸡为黍而食之,见其二子焉。(《论语•子路从而后》)

为了便于区别及物动词的一般用法和使动用法,中古以后人们曾经把用作使动的某些及物动词改变读音(即所谓“破读”),如上述例8中食读伺音,见读现音,例3中的饮读去声,等等,仿佛是另一个词了。但并不是所有的这类动词都改变读音,而且改变读音的也不限于使动用法的动词,所以要分辨及物动词是否用于使动,主要还得从语言环境出发,仔细分析上下文来作出判断。

二、形容词的活用

形容词的活用,主要有三种情况:形容词用动词、形容词用作使动和形容词用作意动。

形容词用作一般动词

第1页/共4页 下一页>

寻找更多 "古代汉语"